av莲花头延长线

av莲花头延长线

渐加以解毒之药,若金银花、连翘、天花粉诸品,身体渐壮,疮所发者亦渐少,然毒之根蒂仍未除也。 斯可为发汗不审虚实者之炯戒矣。

翌晨,迎愚诊视,其脉沉迟细弱,而右部之沉细尤甚,虽无大汗,遍体犹湿。在女子有因外感之热内迫,致下血不止者,亦可重用白虎加人参汤治之。

勉强投以滋阴清燥汤,将滑石减半,又加玄参、熟地黄各一两,野台参五钱,煎汤一大碗,徐徐温饮下。 人参∶无论野山、移山、种秧,其色鲜时皆白,晒干则红,浸以白冰糖水,晒干则微红,若浸之数次,虽晒于亦白矣。

惟心中犹觉发热,脉象不若从前之浮弦,而重按仍有力。自流俗观之,亦似慎重,及观其临证调方,漫不知病根结于何处,惟是混开混破。

赤白二带,赤者多热,白者多凉。医者投以桂枝汤,觉热渴气促。

为其怔忡太甚,不暇取药,急用生鸡子黄四枚,温开水调和,再将其碗置开水盆中,候温服之,喘遂止,怔忡亦见愈。闻其舅病革,往省之,既至,则衣冠竟属纩矣。

Leave a Reply